解孔阳Fr

在这里的第三年,海棠满了枝

云亮/不成妄1.0

-瞎取标题
-甜的
-架空pa,我也搞不懂我写的是啥古风还是啥,反正别带脑子看我,瘫
-先抛个小短章占tag歉
-设定是将军x戏子
-ooc我的我的…

Ch 1
“我爱过很多人。”他注视着他放下了手中茶盏,仿佛是一个故事的开篇娓娓道来。
“男的,女的,像样的,不像样的。”蔚蓝色的眼睛看着一处没有焦距似是浑浊,像在出神思索着什么。
手指轻击着桌面,能看出主人并不算平静的内心,“跟我走。”
闻言蔚蓝色的眸子里突然晃动了一下遂又换上笑意,弯起如画眉眼,“亮,不当。”说着恍惚间笑意里出现了些别样的情绪又恢复如初,“不过烟尘中人,不值当将军如此挂心。”
如果你真是你所说的那样,才不会拒绝我吧。赵云有些丧气地想着,面前的人一身素衣,平日在台上轻捻花指的手指骨节分明此时正轻轻捏着杯身,原来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也在刚才改为了盯着手中杯底,耳尖在灯光下清晰可见地微微发红。他不是这里的人,也不该坐在这里,更不该拒绝自己替他脱离此境的请求,“为什么?”他听到自己这么问出了口。
“将军平日疲了时刻能来我这,将军的要求亮都能做到,便足够了。”夜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将油灯吹的闪烁,他敛眸自知自己现下心思就像窗前灯花一般扑朔,如乱麻千思万绪哪怕决心手起刀落也要犹豫从何斩起。
“可先生本不该在这里,先生可是…”说到后面声音便止住了,诸葛亮刚抬头想问他下言唇上便被覆盖住了一片温热,接着便被软舌侵入了唇齿。
一如往常,他闭上了满眼苦意,伸手抱住他的脖颈,赵云的亲吻毫无章法甚至强势到他连迎合也找不到空机,一如这位将军战杀四方的豪气。
一吻过后,他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喘息的瘫软男子,暗自深叹了一口气,他没有说下去,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他,一如他现在正抱着他却依旧感到冷意,他对他一无所知,除了这个戏子的身份和他的名字。
tbc

消磨孤独有很多方法,
例如加入一场热聊
或者费些心血。

我需要这么一盏路灯,不要它有多亮多华丽
只要这样把初春的花照耀得如雪般恬静 ​​​
就好像,冬日还没有过去
而四周却不用再寒风凛冽

大抵你是我此生中最不平凡的一次暴动

-末句源网
-这里楔子
-想写一篇不知道长短的云亮校园设定
-不知道啥时候开坑
-希望是全甜
放文。


夏日,靠河的街道在傍晚总是很受人喜欢,许久没有这样空闲的时间可以一个人沿着河岸从傍晚走到月朗星明。这一段过程中能注意到在游玩的人群数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减少,直到不见人气,走得疲了便选择路边的靠椅歇上一会儿,蝉鸣声在空旷的夜里显得格外充实,细数路灯照耀树叶倒影下的点点光斑,回想至年前,自己和那个人也是这般坐在靠椅上畅聊史来古今。思及,弯腰拾起掉在光斑上的一片落叶,轻轻抚去它饱经风雨带来的灰尘,放到灯光下细看,纹路很好看,带回去做个书签等那人回来便拿出来给他看吧。
夏夜的街道被冷风吹得无比凉爽,闷笑一声,自己何时有过像这样手足无措又多愁善感的蠢像。
回到家到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书来,随手翻开一页来将落叶放进去。
而落叶的根部是一句话。
-大抵你是我此生最不平凡的一次暴动,无端而起却直扎心房,连呼吸都被扯得无限绵长,只怕漏了稍许风声便将你错过。